高職院校專業群建設的變革意蘊探析

永鑫彩票登陆:2019-10-31浏覽次數:

 

 教育部、財政部印發的《關于實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的意見》,明確提出“聚焦高端産業和産業高端,重點支持一批優質高職學校和專業群率先發展”“發揮專業群的集聚效應和服務功能,實現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産業需求側結構要素全方位融合”。大力推進專業群建設是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建設的主要內容和關鍵所在,是推動高等職業教育深化改革、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動力機制和重要抓手,是支撐産業轉型升級、適應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有效載體和重要途徑。高職院校應深刻理解專業群建設的變革意蘊,基于變革訴求,認識其現實意義;基于變革策略,探索其實施路徑;基于變革導向,評價其建設成效。

一、變革訴求:專業群建設的現實意義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産業轉型升級和經濟結構調整不斷加快,各行各業對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越來越緊迫。與此同時,高等職業教育正從注重外延走向注重內涵、由規模擴張轉向提高質量和特色發展的新階段。應對內外部環境迅速變革的訴求,高職院校亟需在專業結構上主動對接,快速優化;在資源配置上共建共享,凸顯效益;在治理體系上強化改革,優化機制;在辦學特色上凝聚優勢,形成品牌。

(一)專業結構優化的重要抓手

       专业结构是高职院校实现办学功能的基础和框架。專業設置及其结构要适应国民经济产业结构、部门结构等对人力资源的需要,以提高教育结构的经济效益。以专业群为单位优化专业结构,能更好地适应新技术引发的快速职业迭代,发挥集聚效应,保持发展活力,凸显职业教育类型特色。

一是对接需求更加有效。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和“四新”经济的蓬勃兴起,产业的内涵和外延在迅速变化,产业转型升级、产业链延伸交叉,跨领域、复合型工作种类越来越多,大部分技术技能人员需要进行动态的技术能力调整。通过专业群建设,面向多个职业岗位或者职业群,集聚相关专业有效对接产业链或岗位群需求,由“单人单岗”的单一渠道输出向“多人多岗”的打包供给转变,大大提高人才供给的多样性,拓宽學生的知识技能边界,提高學生可持续发展能力;还可以面向企业生产实际,实现多个专业或领域协同服务,尤其是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整体技术解决方案。

二是調整變動更加有序。專業結構的穩定性和應對市場需求的靈活性是專業結構優化的動力機制。專業結構既要通過專業群核心課程和共享性産學研平台建設保持相對的穩定性,以積澱辦學底蘊和專業特色,也要兼具一定的靈活性,根據産業發展需求及時調整與優化。通過專業組群發展,在保持共享部分穩定的基礎上靈活調整,使專業關停並轉有空間、新專業派生有基礎,專業結構的生命周期更長。

三是協同發展更加有力。通過組建專業群,進一步挖掘相關專業的發展潛力,凝聚發展合力,或強強聯合、或優勢互補、或示範帶動,將各專業的發展方向和步調統一起來,整體獲益。“彼此失聯而又分離的專業通過專業群形成一種內部競爭和相容相生的局面,在競爭中變革,在相容中共享,激活專業內部的原生發展活力”。

(二)資源共建共享的重要方式

教育教學資源是人才培養的基本條件,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前提和基礎。通過專業群配置教育教學資源,可以有效破解單個專業普遍存在的資源稀釋、分散、封閉、不均衡等瓶頸問題,降低宏觀調控難度,實現資源效益最大化。

一是資源配置更具指向性。通過組建專業群,協同整合相關專業資源,將原來分散的單個專業發展目標整合到專業群整體發展目標上,使資源配置指向更集中。同時,專業組群建設可以更好地進行系統化教學改革設計,開展基于教師、教材、教法的“三教”改革。

二是資源效益更具集約性。專業群建設更加有利于將高職教育的産教融合發展聚焦到校企資源整合上,將相關專業資源要素充分集中,實現群內資源優勢互補,發揮資源規模效益,同時通過建設與發展,調整優化資源要素組合方式,增進資源效益。

三是資源共享更具可持續性。專業群面向相關産業鏈或職業崗位群,組群基因天然趨向于建設高度共享的實訓基地、技術平台、教師團隊等辦學載體,從而有效克服單個專業在資源共建共享廣度和深度上的局限性,將技術研發與服務的各類資源整合,多個專業或領域協同作戰,更好地面向企業生産實際,尤其是爲中小微企業提供整體技術解決方案,提升高職教育的技術服務創新能力,最大限度發揮專業群在資源共建共享上更爲持續的內驅動力。

(三)治理體系重構的重要機遇

       职业教育产教融合的教育模式、校企合作的办学模式、工学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要求高职院校建立并完善以调和、联动、多元、共识等为特征的内部治理体系。专业群建设正是构建柔性、灵活治理机制的助推器,可很好地应对产业调整快速化、生源类型多样化、学习需求个性化、教学边界模糊化等多重挑战。

一是打破壁壘,組織體系更開放。存在于專業之間、院系之間、部門之間的傳統壁壘是資源開放共享的“絆腳石”,專業群建設可以將專業的邊界進一步拓寬,有助于打破直線式、科層制和單一式的傳統治理模式,形成矩陣式、事業部制、交互式的開放組織形式,使治理體系更加彈性靈活。

二是權責下沈,基層活力更充沛。從院校管理看,專業群將多個專業的資源和要素集聚之後,必將自下而上産生自主權訴求,倒逼學校層面將人、財、物權力下放,釋放基層單元辦學活力,落實質量保證主體責任。

三是以群建制,對接市場更高效。在校企合作中,行業企業希望對接的專業(群)自主權盡可能擴大,以減少流程、簡化手續。而傳統層級管理方式層次重疊、運轉效率低下,對接市場反應滯後。專業群成爲獨立的基層組織,享有分配、評價等自主權,具有企業參與辦學的平台與管理體系,有助于形成並發揮集聚優勢,進而形成靈活、迅速對接市場的機制。

(四)凝聚辦學特色的重要途徑

辦學特色是院校在長期發展過程中積澱形成的、顯著區別于其他學校的獨特品格。專業組群發展的方式既有利于傳續優勢,又便于與時俱進,在共享、競爭、變革中塑造具有職業教育特色的類型文化。

一是促進發揮傳統優勢。每所院校經過長期積澱,都已形成自己的主體或優勢專業,通過組建專業群,可以進一步保持專業建設穩定性,發揮原有主體或優勢專業的引領作用,持續積累辦學經驗和辦學成果。

二是易于實現開拓創新。産業發展要求高職院校專業建設保持適時調整的活力,與産業變革需求同步。專業群建設可在發揮主體專業優勢的基礎上,根據時代特點和産業進步靈活調整專業方向,形成新的增長點。

三是引導形成品牌標識。生源多樣化趨勢加劇了對高職院校辦學辨識度和市場認可度的嚴重挑戰。專業組群發展的策略可以進一步彙聚資源,凝聚特色,引導高職院校准確定位,差異發展,在服務産業發展過程中,形成以産業爲依托、特色鮮明的辦學品牌標識。

二、變革策略:專業群建設的實施路徑

專業群建設是一項系統的改革工程,代表著高職院校的發展重點和發展方向,需要轉變傳統的專業建設理念,兼顧市場需求側和人才培養供給側兩方面要求,以開放的思維組建專業群,理清群內專業關系,以課程爲核心重構群內資源,實施多樣化人才培養,優化管理運行方式。

(一)邏輯自洽:科學組群是前提

科學組群是發揮專業群集聚效應的前提。從院校整體專業布局來看,需要面向區域或行業重點産業,結合自身辦學資源和辦學特色,找准專業結構和産業結構的映射關系,形成“對接産業、動態調整、自我完善的專業群建設發展機制”。[4]具體到某個專業群的組建,首先須處理好專業組群的內外邏輯關系。

一是外部適應性。高職院校應緊貼産業結構制定並適時調整專業規劃,適應産業轉型升級帶來的人才和技術需求變化,精准分析産業需求與人才培養供給之間的交集地帶,或者以産業鏈(産業群)爲依托,體現職業崗位在流程上的相關性;或者以職業崗位(群)爲依托,體現職業崗位在工作對象上的相關性;或者以産業園區爲依托,體現職業崗位在地域上的相關性,實現專業群與産業鏈或崗位群的有效對接。

二是內部相關性。現實産業發展錯綜複雜,新興行業和新興業態的産生,使得産業之間的關聯度不斷加大,産業鏈或崗位群之間的界限相對模糊。如此,專業群的組建要尤爲注重現有專業之間的相關相近性,具體表現在各專業已有課程、師資、校內外實訓基地等資源的共享上。只有“群內專業教學資源共享度、就業相關度較高”,才不至于出現“拉郎配”的情況,進而縮短組群發展磨合期,較快發揮組群集聚效應。

三是內外協同性。當前技術革命正在把職業教育納入經濟發展鏈條,專業群的組建要注重發揮其對區域産業發展及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支撐引領作用,促進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産業需求側結構要素全方位融合,帶動形成教育與産業、學校與企業、專業群與崗位群緊密對接協同的生態系統。

(二)集聚協同:重構課程是核心

專業組群發展必然導致原有專業課程的解構,爲避免出現“貌合神離”的發展狀態,課程的重構將是專業群建設的核心,也是基礎,須在兼顧整體和局部、共性和個性、當前和長遠的基礎上,深入研究課程組合的範圍、類別和方式。

一是体系化设计。教学内容的遴选与序化形成课程体系。专业群课程体系构建颇具挑战,首先要参照工作体系以及岗位工作任务的逻辑来组织内容,即对接产业或职业岗位的能力需求遴选教学内容,然后根据学习者的认知规律和心理特点将所选内容科学序化形成体系。由于专业群面向的技术与服务领域相对宽广、學生数量和学习需求更加多元,因此专业群的课程体系不应像单个专业那样呈线性逻辑,而是要在体系内形成网状逻辑结构,做到底层可共享、中层可融合、高层可互选。底层公共(通用)能力平台面向必学、应知、应会,中层融合(交叉)能力平台面向关键岗位的特定能力和素质,高层核心(拓展)能力平台面向岗位群的能力和职业迁移能力。

二是模塊化課程。專業群課程以模塊化爲單元組織開發,可按照“平台+模塊”“基礎+平台+模塊+方向”等模式建设,基础或平台类课程培养专业基础能力或通用能力,模塊或方向课程培养更具针对性的岗位能力和职业迁移能力。在教学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每种模塊的课程都可以分设不同难度等级或对接不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以满足学习者的不同需求,为个人职业兴趣和生涯发展奠定基础。

三是项目化资源。在专业群课程实施上,可采用项目化教学模式,着重将行业企业的优质资源转化成教育资源,将新技术、新工艺、新规范纳入教学标准和教学内容,形成项目平台或资源库。伴随专业群课程体系的重构与完善,教师教学资源开发能力和教学设计能力的重要性将进一步凸显,而學生在项目化教学中的自主学习能力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也将日益成为人才培养的关键。

(三)個性培養:因材施教是關鍵

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是专业群建设的核心价值取向,生源多样、需求多元背景下,实现學生个性化培养与可持续发展是专业群建设的首要任务。如何让每个學生都有适合的教育,如何为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學生提供个性化、高质量的教育服务,这些都对专业群建设提出新的挑战。

一是给予學生选择权。如前所述,专业群课程体系设置和模塊化课程结构为學生选择专业方向和课程提供了可能,但这与學生依据个性需求自主建构课程体系还有很大差距。当前条件下,可以从增加模塊课程数量、提高选修课比例、实施学分制教学管理、增强选课指导等入手,逐步提高學生自主选择权。

二是增强学习自主性。个性化培养要求學生具备一定的自主学习意识与能力,而这种意识与能力在恰当的学习情境中可以得到很好展现与强化。这就要求专业群充分发挥资源集聚优势,深化教师、教材、教法改革,构建基于模塊化课程的结构化教学创新团队,建立和完善“一人一案”的培养机制,推进课程标准化建设,以“课堂革命”更新教育观念和教学方法,推动“学习者为中心”的学习新范式建构。如开发多种教学项目,开展模塊化教学、项目式教学、情境式教学、探究式教学,使學生成为课堂的主角,激发学习潜能,提高学习自主性。

三是大力推進信息化。《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提出,利用现代技术加快推动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实现规模化教育与个性化培养的有机结合。当前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能为教育的个性化、多元化提供整体技术方案,丰富的网络学习资源可以有效弥补当前专业群课程资源不足的现状,加大课程供给。同时,高职院校的智能化校园建设要下沉到以课程为单元,为學生自主学习、教师个性化教学搭建平台。

(四)授權賦能:柔性管理是保障

專業群作爲一種新的教學組織形態,要求建立與之相適應的、科學有效的管理運行方式,這是專業群建設的難點,是對現有管理體制的突破,即突破壁壘障礙和剛性約束,在宏觀、中觀、微觀層面構建起系統的、柔性的管理機制。

一是微觀層面以專業群爲組織實體。采用以群建院系的方式,將專業群作爲人才培養和資源配置的基層組織,打破原有專業以課程(組)爲基本單元調配師資資源的局面。推動專業群直接面向市場辦學,賦予專業群在承接企業項目和利益分配等多方面的辦學自主權。

二是中觀層面以項目制建立協同機制。專業群之間要建立聯系溝通制度,以便于在更大口徑內整合資源。可參照企業項目經理制和內部創業等機制,依托建設項目形成中心,釋放潛能,高效合作,建立柔性的群間協同機制。

三是宏觀層面以多元治理構建新型關系。專業群作爲直接對接市場的組織實體,強化産教融合平台建設的同時,須處理好多元主體的利益訴求和權利分配關系,建立參與決策與利益實現的多元治理格局,強化政府統籌推動作用、激發市場機制引導作用、提升院校辦學主體作用,爲實現專業群多重建設目標提供治理保障。

三、變革導向:專業群建設的成效評價

專業群建設是專業發展方式的巨大轉變,也是專業建設走向成熟和現代化的重要過程。對專業群建設成效的評價,首先是衡量其作爲一種新生事物形成的科學性;其次是關注其作爲一個獨立形態建設機制的協同性;最後是從院校發展的戰略維度考察其發展的貢獻度。

(一)基于組群邏輯,評價科學性

組群邏輯是否科學是專業群能否可持續發展的前提和基礎。

一是必要性,這是組群的出發點。主要考察專業群構建的目標路徑是否清晰,是否符合産業發展需要,是否符合院校發展需求,能否爲專業建設帶來新的增長點。

二是合理性,這是組群的支撐點。主要考察群內專業之間的關系,即群結構的合理性,具體評價專業群層次結構是否合理,相關專業與核心專業是否構成優勢互補關系,能否促進專業間的合作共享,進而共同提升專業建設水平,增強人才培養質量和服務社會能力。

三是可行性,這是組群的立足點。主要考察現有資源對群發展目標的支撐性,專業群建設的關鍵要素是師資隊伍、人才培養、技術研發與服務、培訓等,因此專業群建設的可行性主要考察這些要素資源的關聯性、共享性和互補性。

(二)強調建設機制,評價協同性

專業群的創新在于組群發展,以實現“1+1+1>3”的協同效應。協同性是專業群建設的保障,也是對專業群本身建設機制的考量。

一是開放性。開放性與組織績效密切相關,主要表現在能否主動拓寬專業口徑,以培養複合型技術技能人才;能否積極培育拓展新專業(方向),以適應新技術、新産業、新崗位帶來的新需求;能否有效實現共享,以保證教育資源、産業資源的充分流動。

二是靈活性。靈活性與專業群結構調整密切相關,主要表現在能否根據産業發展變化適時更新,能否根據發展重點動態調整,能否根據辦學質量優勝劣汰,以保證資源的有效利用和辦學品質。

三是一致性。一致性與專業群建設的全局性密切相關,專業群建設是一種全員參與、全時空領域的全局性活動,主要表現在是否具有共同的願景和目標,是否適用統一的標准和制度體系,是否具有協作性的任務和機制,以實現整體最優化。

(三)突出服務發展,評價貢獻度

發展貢獻度是評價專業群建設成效的核心,也是對專業群建設目標達成度的重要體現。

一是质量提升,即专业群对院校办学质量的贡献度。质量是院校发展的生命线,专业群建设的集约效应是质量提升的内在机理,可以从學生就业、师生获奖、教学改革等方面进行考察。

二是産業認可,即專業群對區域産業經濟的貢獻度。産業需求是專業群建設的外部邏輯,也是專業群發展的重要動因,可以從人才培養充分滿足當地産業需求、爲中小微企業提供科研技術服務、廣泛參與産業科技平台創新與社會培訓等方面進行考察。

三是品牌辨識,即專業群對院校辦學特色的貢獻度。在競爭逐漸激烈、發展模式趨同的情況下,專業群建設是高職院校特色發展、錯位發展、差別化競爭的戰略選擇,可以從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辦學特色和社會美譽度等方面進行考察。  

在技術進步和産業變革加速的時代,以專業群對接産業鏈或崗位群將成爲高職院校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新趨勢。未來,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職業的快速變遷以及個性化學習需求的日益旺盛,都將導致教學組織形式、知識傳遞方式和學習方式的多樣化、複雜化、模糊化,規制的專業邊界將逐漸被打破,甚或專業群也會逐漸消解,以學習者爲中心的無界、互聯、共享和個性化學習成爲可能。高職院校應面向經濟發展主戰場,面向未來,以專業群建設爲契機整體思考職業教育供給模式的深刻變革。(任占營  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高職發展處副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