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強調職教是一種教育類型

永鑫彩票登陆:2019-10-23浏覽次數: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職教20條》)明確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具有非常深刻而長遠的意義。可以說,《職教20條》的關鍵詞是轉型,即職業教育的辦學模式,要從普通教育轉向類型教育。逾7000字的《職教20條》,貫穿其中的也正是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特征的一根紅線,我們可將其歸納爲三大特征:

  第一個特征:跨界

  職業教育作爲一種教育類型,其協同育人的辦學格局在于由一元主體轉向雙元主體:從傳統的普通教育,即往往只有學校這樣一個單一學習地點的辦學及運行格局的定界教育,向現代的職業教育,亦即在學校與企業或其他社會機構的兩個或兩個以上學習地點的雙元或多元辦學及運行格局的教育轉變。

  從一元結構走向跨界的雙元結構的辦學格局,是職業教育作爲不可替代的類型教育的第一個特征。職業教育以學校與企業聯姻的跨界合作爲其協同育人的結構形式,因此必須有跨界思考。

  普通教育所涉及的教育活動,都是在只有學校這樣一個學習地點的參照系下運行的,是一種在教育系統內部結構的框架下實施的教育行爲;而職業教育所涉及的教育活動,不僅要注重普通教育所關注的學校、學習和教育這三要素構成的領域,而且還要關注普通教育較少顧及的企業、工作和職業這三要素構成的領域。這表明,職業教育辦學的參照系覆蓋了與學校和企業兩個學習地點相互關聯的領域,其定義域的範疇兩倍于普通教育。

  鑒于此,職業教育跨界辦學所構建的企業與學校協同育人共同體的結構,使得職業教育不僅要跳出教育看教育,而且還要跳出企業看企業,實現三大跨越:其一,跨越企業與學校割裂的桎梏,由此必須關注現代企業制度與現代學校制度的融合;其二,跨越工作與學習分離的藩籬,由此必須關注工作規律與學習規律的融合;其三,跨越職業與教育脫節的鴻溝,由此必須關注職業及職業成長規律與教育及教育認知規律的融合。

  顯然,職業教育跨界合作的辦學格局,使得有資格的企業在職業教育框架下,將成爲具有與學校同等地位的一種教育機構,這就大大擴展了教育學關于教育機構的解讀。與此同時,還要鼓勵社會力量舉辦職業教育和培訓。概括來說,《職教20条》至少涉及职业教育合作办学的十大举措:建立專業設置与产业需求、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三对接”的职业院校设置标准和覆盖大部分行业的中国职业教育标准体系;推动企业特别是大型企业举办职业教育,培养数以万计产教融合型企业;分专业建设一批国家级职业教育教师教学创新团队;建设大批示范性职业教育集团(联盟);推进现代学徒制和企业新型学徒制,建立国家技术技能大师库和大师工作室;遴选、培育和规划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建设大批校企合作开发的国家规划教材;办好技能大赛、职教活动周、世界青年技能日和大国工匠、劳动模范进校园活动;鼓励中职学校联合中小学开展劳动和职业启蒙教育;落实学历教育与培训并举的法定职责,推动职业院校服务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技术研发和产品升级;组建国家职业教育指导咨询委员会。

  第二個特征:整合

  職業教育作爲一種教育類型,其生存發展的社會價值在于由單一需求轉向雙重需求:從傳統的普通教育,即往往只在遊離于經濟和社會發展之外、與職業實踐脫節、僅關注個性需求的純學校形式的育人教育,向現代的職業教育,亦即將創造物質財富的産業需求與培育人文精神的教育需求整合爲一體的教育轉變。

  從單一需求走向整合的雙重需求的社會價值,是職業教育作爲不可替代的類型教育的第二個特征。職業教育以産業與教育鏈接的整合需求爲其生存發展的社會價值,因此必須有整合思考。

  普通教育所涉及的教育活動,主要是在學校裏通過形成概念、知覺、判斷或想象等心理活動及基于圖式、同化、順應和平衡的適應與建構的教學來獲取知識的,與學校外部的經濟和社會無直接關聯,基本上是以升學爲導向的教育。而職業教育所涉及的教育活動,則與學校外部的經濟社會緊密相關,是以促進就業和適應産業發展需求爲導向的教育。這意味著,職業教育不僅要遵循産業鏈與教育鏈、創新鏈與人才鏈之間相互銜接的規律,而且還要遵循職業就業需求和教育供給,與個體生涯需求和教育認知之間相互作用的規律。這表明,職業教育必須整合經濟發展需求與個性發展需求。

  鑒于此,職業教育要整合社會需求與人本需求這兩大需求,其紐帶是職業,由此必須對職業的重要性予以重新的認識。實際上,對人的生涯發展來說,職業比學曆更爲重要,因爲職業具備三大功能:其一,職業是個體融入社會的載體,正是職業這個載體使人從自然人成爲社會人;其二,職業是個體生涯發展的媒介,正是職業這個媒介使人從自然人成爲職業人;其三,職業是個體張揚天賦的平台,正是職業這個平台使人從自然人成爲自在人。

  顯然,職業教育整合需求的社會價值,使得企業基于經濟發展的“功利性”目標與學校基于個性發展的“公益性”目標能夠做到有機地集成和互補,這就大大擴展了教育學關于教育範疇和教學內容選擇的基准與範圍。與此同時,還要關注社會各類人群接受職業教育以及就業和創業的需求。概括來說,《職教20條》實施方案至少涉及職業教育需求整合功能的十大政策:建立中職學校和普通高中統一招生平台,保持高中階段普職比大體相當;啓動實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等職業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將符合條件的技師學院納入高等學校序列;發展以産學研用結合爲途徑的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模式;依據職業標准聯合行業制定國家教學標准;實施産教融合工程,建設具有輻射引領作用的高水平專業化的産教融合實訓基地;推進國家學分銀行及個人學習賬號,開展學曆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體現的學習成果認定;實施技能大賽選手免試入學政策;加大對民族地區、貧困地區及殘疾人職業教育支持力度;建立職業教育資源向軍事人才培養開放的機制並設立退役軍人教育培訓集團(聯盟)。

  第三個特征:重構

  職業教育作爲一種教育類型,其制度創新的邏輯工具在于由單維思維轉向多維思維:從傳統的普通教育只關注認知的單維度即學科知識積累、以升學爲目標的教育,向現代的職業教育關注認知與行動兼容的多維度,即知識、技能或資格等行動知識的積累與職業能力的提升並重、升級涵蓋升學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教育轉變。

  從單維思維走向辯證的多維思維的邏輯工具,是職業教育作爲不可替代的類型教育的第三個特征。職業教育以共性與個性並蓄的框架重構爲其制度創新的邏輯工具,因此必須有重構思考。

  普通教育所涉及的教育活動,主要在個體就業前或謀職前進行,是基于傳道授業解惑的學習,以受教育程度的層次提升爲目標,顯現爲“一條路走到黑”的教育路徑。職業教育所涉及的教育活動,則需要在綜合考慮諸多教育要素的情況下,要針對普通教育蘊含的共性規律與職業教育獨特的個性規律之間的博弈予以辨析創新。這意味著,要辨明普通教育與職業教育之間的區別與聯系,實現從共性的教育制度向個性的職業教育制度的重構,從基于存儲的倉庫式課程結構走向基于應用的工作過程課程結構的重構。這表明,要從“非此即彼”的“二元論”走向“非此非彼又即此即彼”的“不二論”思維,實現博弈雙方矛盾的辯證統一。

  鑒于此,職業教育既要借鑒共性的普通教育的制度設計,更要進行辯證的兼容並蓄的制度創新,要對公平、價值和內容三大教育焦點有清醒的認識:其一,從封閉向開放,要完善職業教育與培訓體系,實現橫向多類型、縱向多機會的教育;其二,以類型定層次:要健全普職等值而非同類的國家職業教育制度,實現同層次不同類型的教育;其三,由存儲到應用:進行職業需求導向的專業建設、課程開發和教學實施,實現從知識存儲轉向知識應用的教育。

  顯然,職業教育框架重構的制度創新,使得職業教育在應對各類困境和質疑時,要善于運用經驗歸納與趨勢預測、正向推理與逆向反思、靜態構成與動態生成等辯證分析的方法,這就大大豐富了教育學和教育哲學的內容。與此同時,要依據新時代的要求對原有制度予以重構,采用辯證邏輯的工具進行制度創新。概括來說,《職教20條》實施方案至少涉及職業教育體制機制創新的十大制度:“學曆證書+若幹職業技能證書”(簡稱“1+X”證書)制度;學曆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互通銜接、符合國情的國家資曆框架制度;“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職教高考”制度;職業教育“雙師型”師資聘用、試用制度;企業和學校工作人員相互兼職兼薪的制度;民辦職業教育的准入、審批、退出制度;職業教育經費投入制度;職業教育獎學金制度;職業教育質量評價和督導評估制度;國務院職業教育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姜大源   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員